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商务资讯 > 文化艺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文化艺术 > 文章

怀念刘老师

时间:2020-09-10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文学襄军网    作者:梁灵芝 - 小 + 大

教师节又到了。南国的天底下,依旧滚落着雨珠子。远山近水,楼台树木都笼罩在水雾中。如此一川烟雨洒江天,适合怀旧。随便揪住一根雨丝就能拽出一段泛黄的情节。诸多面孔中,教我初中语文的刘安生老师从遥远的地方飘来。他依然穿着那件白灰色的褂子,温文尔雅,面带微笑。他还是像对待一个小妹那样,关爱里带着慈祥。他一点没变,还是初中与我们告别时模样。


我的初中是在竹林桥镇中学读的,住校,一个星期回家一次。一个宿舍两排高低木床住三、四十多个女生。在刘老师慈爱的目光下,我走过三年的青涩时光。 才入学时,豆蔻梢头,懵懵懂懂。一日之间,也只在三点来回,宿舍—教室—食堂。我以为老师都偏心,比较偏爱聪明而听话的学生。刘老师一直都偏爱我,因为我做语文课代表负责,因为我的活泼开朗,因为崭露头角的作文能力。


对于我的贪玩,刘老师并不批评。一到冬天,教室里干冷干冷的,脚冻得生疼。所以,一下课,我就从抽屉拿出鸡毛毽子,找邻班的一个高手比试。说到踢鸡毛毽子,我的自豪感顿生。一个劲端着脚踢不过瘾,不紧不慢地踢,冒不出热气。我俩常玩腿从后面旋起连着跳。我一口气能连跳二十几个。几个回合,身上热气腾腾的。有时,刘老师也跟别的老师站一起看着。有时,我正玩得兴起,铃响后还在恋战。刘老师拿着教本走来,笑劝:“梁灵芝,进教室!下课再接着玩。”我喜欢啃大本头,凡是能弄到手的都想生吞活剥了它。下自习了,在宿舍暗弱的电灯下看,老师讲课时放抽屉下偷偷看。一次晚自习上,小说被从后门摸进来的代数老师收了。下晚自习,我厚着脸皮去求老师。被代数老师狠狠地克了一顿,直到考过95分拿回来。其实,上语文课我也偷看过,刘老师的眼睛明明穿透了屉兜看到了一切。要放假时,他也从别的老师那儿借小说给我读。

我最得意作文,这也是刘老师得意我的地方。每次交了作文本,刘老师都会先抽出我的。那时,没有像现在的孩子们那些习作同步,各种各样的佳作范文,没有网络。所有的文字皆出于心。刘老师对我的作文有圈有点,对从字行里泄露出我阅读经典的句子连连叫好。一次,我无病呻吟借了句“花落水流红,闲愁万种,无语怨东风。”刘老师叫了我去,问哪儿出的句子,我说是《西厢记》。我读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,还大段大段抄了词曲。刘老师一脸惊诧,建议我多读背唐诗宋词。他是怕那书生小姐卿卿我我,西厢月一样撩得我意马心猿么?他却常把我的作文读给其他的语文老师。刘老师当我面就说:“你的作文可以上中学生报。只是也要把理化学好,可不能偏科。”初中的理、化并不太难,加把劲儿就冲上去了。一次,看到一幅漫画,遂顺手在一张纸上照葫芦画瓢:一棵歪脖树歪歪地长着,树下坐着一位老者。落题:树大自然直。不料,被刘老师一眼扫到,提起我的笔旁批:园丁有何用?我害羞的笑了。

一棵树的成材需要园丁的呵护、浇灌,并及时砍去旁逸斜出的思想。老师对我也是如此。一次,他去函授学习了。离了班主任,同学们未免胆肥起来。我前面坐一小男生,趁机要与我闹出点动静。窗子刚好在我俩中间,我若开窗,他拉过去就给关了;我要关窗时,他偏偏拉得大开。似乎,他是窗管,窗子是他家的。争执起来了,我自是不服输的主。小男生恼了,警告我:“刘老师可不在家,没人护着你。我敢揍你!”好女不跟愣小子斗,心底顿时胆怯了几分。放学走到施工地,见地上有废弃的细钢筋棍,捡一根回来放抽屉里。次日,跑早操一身汗回来,那小子又不准开窗。说着伸出他那不大的手。我抽出钢筋棍儿迎过去,小子按住手背龇牙咧嘴。我转身跑回宿舍,惴惴不安。那可是街上的娃子,不知他可善罢甘休。到了上正课,一切都像没发生过。一周后,刘老师回校,找我过去。坏了,那小子也在。刘老师自是一番道理。团支部书记打人不对。我只得一副很诚恳的样子,向人家当面道歉。死小子,还告状,恨得我牙根疼了几天。

我常以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”来自我解劝花季的纷扰,也许并不单单为此。我家离学校十多里,每周日下午到校都是走路。很多时候是一个人穿越庄稼地,也遇到过邻村的同学一路走。有次,一男同学骑了辆自行车,看我一个人走时执意要带我一程。谁知,一场纠纷因此而起。另一位男生见了稀奇似的到寝室乱嚼舌头,结果他俩打起来了,似乎还有人挂了彩。当时我还傻乎乎的,对此一无所知。只觉得男同学看我的眼光怪怪的。刘老师也没告诉我,毕业后他才跟我说起。青春期的萌动,如春风吹过的三月。一时间,蜜蜂、蝴蝶情思翩飞,蓓蕾装满秘密,花朵悄然绽放。有的花朵秀成果,有的早早落了。初夏的风吹过来,香气慢慢地散去,一场兵荒马乱息了烽烟。我考入老河口市一中,与刘老师挥手告别,他把我当着自家小妹,跟我说了许多许多。

上高中后,跟刘老师通了几封信。他还寄来三毛的《万水千山走遍》和一张彩照。照片上的老师手搭在膝盖,安详地微笑着。背后题字:南阳诸葛庐。后来,我的理化下滑,一跌入谷底。迷茫,彷徨,羞于跟老师联系。痴迷《萌芽》文学社,在中学生刊物发诗歌也不敢提及。毕竟,入了旁门左道。十年寒窗白费。一道门,门内是金满堂,门外土坷垃。时运命是相通的。后来,刘老师调走了,我也在穷乡僻壤里做代课老师。其实,鼻子下就是路。我是可以去看他的。可正因为他对我寄予的希望大,我最终没能让他看到我飞翔的姿势。我的自卑和羞愧死死地绊住了脚。

听说刘老师撒下妻儿去了。他只在世上走了三十多个年头。神不忍心看着癌细胞撕咬他内脏,神解脱了他。跟一做医生的同学聊到刘老师,同学远在我伤心之上。他眼睁睁地看着敬爱的老师受病痛折磨,目送他一天天消瘦,直到消失。却拉不住,唤不醒。这悲哀压在心头,谈起来唏嘘不已。而老师最关爱的学生,竟没能握一握他的手,没能送送他。甚至,由于多年流落天涯,我把老师的照片弄失了。写到此,心一阵刺痛。老师的灵魂若能知晓我的怀念,该多好啊。

刘老师没见过我上书刊的名字,也没有读过我的片言半语。我一向人事随缘。散的就散了,犹如一场花事,任它绽放得百般纵情也是过往;聚则珍惜,因为世间间所有的美都容易凋落。可对刘老师,终难以释怀。此时的我,远非彼时的黄毛丫头。走过山山水水,心中已布满沟壑。真希望隔世对话,不读念咒一样的诗,只把我的小散文读给他听,跟老师说说自己对生命感悟。

唉,可惜他看不到,也听不到了。不,他是看得到的,也一定能听到。生命转入轮回,他一定在人间的某个园子里忙活。桃李枝繁叶茂,阳光随风流淌,果子的香气飘向四方。
 

     
作者:

梁灵芝,湖北省老河口市人,文字散见于《思维与智慧》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《工人日报》《南方日报》《诗词》《深圳特区报》等,湖北省作协会员,出版散文集《我心安处》。










上一篇:那些影响我一生的语文老师

下一篇:没有了

推荐阅读
襄阳商务网 | 襄阳 | 创业合作招商合作
襄阳商务网 www.xysww.com
地址:湖北襄阳襄城檀溪路18号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 邮编:441021
电话:0710-3512788  3366999  13607272288
400免费电话:4008520178
邮箱:759899098@qq.com
工信部备案号:鄂ICP备11006419号-1
公安备案号:42060202000006

 |   QQ:  |  地址:  |  电话:  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