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商务资讯 > 文化艺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文化艺术 > 文章

我的打工生涯(五)

时间:2020-11-1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襄阳商务网    作者:张爱民 - 小 + 大

第二天我就带了两听可乐、两听雪碧,装上了那包“芙蓉王”去上班。我提前进了车间,先去了厂部办公室,方和女卫生员还有两个男的都在。

我把四听饮料给了厂部女卫生员,我那次鼻子被木板打出血还是她给我清洗的伤口,听说她已经是方的未婚妻了。我对她和方表示感谢。再一个考虑马上要辞工了,当时拿不到工资的,我还想委托方帮我把工资拿后寄到我的新厂。

我就掏出“芙蓉王”给他们奉烟,一个年轻的小帅哥连忙摆手说:“不抽不抽!”一看是“芙蓉王”,马上又说:“哇塞!芙蓉王啊,来一根尝尝。”就也接了一根。我说了些感谢的话就上班了。我到车间后掏出“芙蓉王”给我们班上员工(9个人)每人奉了一根,他们还真是对我另眼相待了。因为这一根烟就2块钱,他们每月也就拿那么400多元的工资,平时都抽2元一包的,还有抽9毛钱一包的。这一天我的虚荣心也有了点稍稍的满足。

一星期后浦长江给我来信了,叫我暂时莫辞工,请一天假进关面试,搞好了再辞工好些。他叫我请好假先打个传呼给他,他好在派出所等我。

我确实迫不及待,中午接到信,下午上班我就去厂部请假。并将情况如实给方厂长说了,他问我什么关系?我说是派出所联防队长。他说那还靠气。问我工资的情况时我吹牛说:可能是900元吧。他说那很高啊,我们厂的保安是600元,班长也才800元。

下午干活时我们班的员工都知道了我要去“关内”当保安,工资比班长还高。都很羡慕我,班长也对我投来仰视的目光。


第二天(11月25日),很早我就坐上了“进关”的班车。在两边都是铁丝网关口大牌楼下,也没人拦车。司机就老老实实地停在牌楼下。打开车门上来了两个穿黄军装的“武警”,开始查验身份证和“边境证”。


我进关找到了浦长江,他还说:“这么早啊!约好时间是九点。”他刷牙洗脸后,就骑着一辆带警灯的“警用摩托车”带着我到“数码城”。

那个“物业保安”也早在楼下等了。“物业保安”看到我说:“哦,不错!这么帅,准能行。”

他们两人就带我到五楼一家叫“特新电子有限公司”去面试。先找到人事——一个高高帅帅比较精干的年轻小伙。他带我们三人一起去“总经理办公室”。人事喊了声:“黄总,应聘保安的人来了。”示意我们坐下,用一次性纸杯倒了三杯白开水就退出去了。

我主动将身份证、退伍证恭敬地双手递给黄总。黄总看了我的证件后说:“哦,不错。在军队还当过班长。不过是这样啊,我这公司都不住员工,就你一个人住这里。晚上都下班了,你把我公司的东西都搬完了咋搞?所以我们要求有“深圳户口”担保!”说完,黄总又自嘲地笑笑。

浦长江忙说:“是的,是的。这没问题!我在派出所上班,我去搞当地的户口担保。再说还有‘物业保安’在啊。这和担保是一样的。”

黄总看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就说:“那好,你明天来上班吧!工资每月 700元。这个月只有几天了,每天20元。另外,工人要交300元押金,保安也交300元押金算了。押金从工资里面扣,每月扣100元三个月扣清。”

我连忙表决心说:“行,好,我一定好好干!谢谢黄总给我机会。”

黄总笑着站起来先与我握手,然后把我们三人送出来,对人事说:“你下午去买个单人的席梦思,保安明天来上班住。”

我和浦长江、“物业保安”三人离开了公司朝回走的路上,“物业保安”给我说:“这是一家新公司,岗位还不齐,你好好干会有发展的!”浦长江把他拉到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,和他说了几句话,然后递给他300元钱。“物业保安”掏出10元一包的“红塔山”香烟撕开给浦长江上一支,他不抽。“物业保安”又递给我一支,我准备接来的,他又把那支烟含在了自己嘴上,把那整盒的“红塔山”塞给我了:“都拿去!”我笑笑接了烟。

我回到“木业厂”,当天下午就办了辞工手续。还有近两个月的工资没拿,财务算好了是668元。必须等到下月15号后才能领。我就写了《委托书》请方厂长代领。与自己班里的员工打个招呼,掏出那包“红塔山”给每人奉了一支!和我的师傅刘玉龙单独说了几句感谢的话。回到宿舍拣好行李,连夜就赶到了浦长江所在的派出所联防队住地。

晚上四个老乡给我接风。他们都是豪放之人,喝酒喝得天昏地暗。我因明天要上班,不敢放肆,浅尝辄止。晚上我就住在联防队浦长江的床铺上。他喝那么多酒还去值班,就睡在值班的地方了,叫我明天自己去上班,他不送我了。

我很早就到了“特新电子有限公司”。这是一家集团下属的子公司,总部在温州,老板姓金,也是温州人。这集团公司是金氏家族的私营企业。生产的主要产品就是“传呼机”用的微型马达。据说工厂规模和产品质量在中国都是上乘,在世界也能排上前五名。由于当时中国的“传呼机”厂商主要集中在广东,而广东的“传呼机”厂又有百分之八十集中在深圳,所以集团就在深圳设了“办事处”,紧接着又新开一家工厂,方便“办事处”销售人员及时地发货、调货、换货等等。

我保安的工作职责,就是监督员工上下班打卡,不准代打,也不准打连卡; 上班后员工不能外出,不能会客;来访的所有客人进行登记;进车间必须穿好工作服和工作拖鞋;上厕所也要换“厕所专用拖鞋”。我正式上班也没有穿那威武的保安服,和员工一样穿的是淡蓝色的长褂,这装束让每个人看起来都像似“科技人员”一样。就几个管理人员穿的是各自的“七彩服”。

公司大门左侧是我的保安寝室,右侧是用木板装饰了半人高,围成的一个简易会议室。走廊里面是用玻璃封顶隔成的管理人员办公区。右侧是全封闭的“生产车间”。我在会议室的进口处摆一张桌子坐在那里,生产车间的员工进出必须从我面前过,办公区管理人员的一举一动我也都尽收眼底。办公区就一个人事小帅哥,一个销售小美女,一个生产技术总监老头,一个财务美女是会计,黄总经理兼着出纳。

午饭是从员工住宿的流沙村送来的盒饭,一个鸡骨头剁成丁炒青椒,一个荷包蛋,一个青菜,米饭用的也是好米。每份2.5元。这是我到深圳以来吃的最好、最舒服的第一顿饭。送饭的是个湖南老师傅。

吃饭前,黄总把这师傅和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。黄总说:“我们工厂刚开始,这些员工都是从四川机电学校招来的中专毕业生,还没拿过工资,都没有钱了。现在我们有了保安,今天开始起记账,饭钱一月一结。但好米不能变,一荤两素只能好不能差!”

“湖南师傅”说:“我没文化,记不到啊!”黄总说: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保安帮你记。保证不会出差错的,再说我们这么大个公司会坑你这个小店吗?”

“湖南师傅”可能也想继续做公司的这生意,就憨厚地笑笑说:“那好吧,保安大哥不要坑我就好!”

就这样,我每天中午、晚上又多了个记饭帐的工作。也就是从我上班第一天就和“湖南师傅”成了“朋友”。我在本子上列好“早中晚”表格,谁吃了我就打个勾,一月一汇总。

公司每月15号到20号之间发工资。发工资那天,我就用公司电话打“湖南师傅”店里的座机电话,让他到厂里来收钱。如果有人提前辞工走了,财务算工资时,我就先把饭钱扣下来放我这里,“湖南师傅”送饭来我就算给他。一切搞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 

“湖南师傅”年龄有50多岁了。我看他从流沙村挑着这么重的饭菜,穿马路,过天桥,路上要走20分钟,很是吃力。物业对我们公司开电梯是要收钱的,所以不开,他也只能又挑上五楼。我和他熟悉后,就想帮他。每天中午晚上快下班时,我就在窗户看一下,发现他进物业公司大门了,就赶紧跑下去帮他挑上五楼。所以“湖南师傅”对我特别好,每次送饭来都会给我多带点菜。比如“一条小白鱼,一个荷包蛋”,有时还给我另外捎一瓶“辣酱”和一包“花生米”。当月我只吃了5天共25元钱,在16号发工资的时候我给“湖南师傅”,他收了。第二个月整月,我吃了135元,给他钱的时候,他不要了。

他说:“你帮我的忙,从这个月开始,你的饭钱就免了!我老太婆说,你是一个好人。你们休班了,你到流沙员工宿舍去玩,叫你到我店子里吃饭也不要钱。”

“湖南师傅”投桃报李,真得令我十分感动。我就在员工们吃完饭后帮他收拾桶盆,洗洗刷刷。他走后地上也还是一片狼藉。本来这不是我的责任,但清洁工要一点钟上班,我怕这时有访客来了不好看,同时也带着一种在老板面前表现表现的心理,就主动把会议室这个小范围打扫好,桌子也抹干净。其实,我做的这一切黄总都看在眼里了。

我当时只想到努力工作,好好表现,有些近乎刻板。就是行政管理人员要进车间,我也坚持要他(她)穿好工作服和拖鞋才能进去。有个别员工去上厕所,不愿意穿公用的“厕所专用拖鞋”,我就逼着他们换鞋才能进厕所。

我除搞好保安的本职工作以外,还努力去做其他事情。比如辞工员工交回的衣服都是从身上脱下来就直接交了,一段时间工装仓库气味很难闻。我就给人事说:“把那些脏衣服拿出来,我星期天泡泡洗洗。”人事也很感谢我。员工每天晚上九点半下班,他们打的纸卡我都先收好,当晚就用红色的笔在最后面空格处,自作主张地写上他一天的工作小时后再复位插好。反正加班也没有额外的补助。这样他们就能算出自己的工资。错了马上就改。员工也喜欢,也省了财务许多麻烦,自然皆大欢喜。

这时我也收到了“木业厂”方厂长寄来的我600多元工资。同时还转寄来一封信,是《深圳晚报》寄的。我写的《坐电话去追》获得了“深大电信公司成立十五周年有奖征文纪念奖”。发给我一个大大的荣誉证书和两百元的200电话卡。我将电话卡以每张98元的价格舍卖给了两个新员工。

我赶紧给家里汇了800元,以保障她们最基本的生活。我后来还给方厂长写过两封信感谢他,他都没回信。慢慢就失去了联系。

后来我知道了,财务那个小个美女是董事长的表弟媳,叫“万英”。她说话在这个子公司举足轻重。第一个月拿满月工资的时候,万英和我扯了几句闲话。她说:黄总对我印象不错,黄总交代说我的第一个月工资按700元,发100元奖金。我讨好地说:感谢你在黄总面前说了好话。

万英看我晚上值班没什么事,就叫我拆“整流子”,就是把不合格的“转子”用刀片将胶粘的“线圈”拆下来,“整流子”还可以返工。两个“整流子”给我一分钱。我晚上值班的三小时有事就做事,没事了就拆,一月可以挣个30元、50元的。这都是额外收入。想到家庭的目前困境,我晚上九点半下班后没事也继续拆,有一个月还拆了80元。

第二个月,财务万英又告诉我,黄总又给我加工资了。我的工资每月750元,说楼下“物业保安”每月的工资是700元,我比他们做的好,工资多50元。另外再加150元餐费。一个月900元啊!我高兴得差点要跳起来,忍住没跳。

就在这时,“特新电子有限公司”出事了。几个员工晚上跑到“红树林”去玩耍,遇到“治安队”巡查“暂住证”。员工们都没办,当时就被抓了五个,已经送到当地派出所“留置室”。其中有一个是从总部来的师傅级的老员工,他知道黄总的电话号码。就央求派出所的警察给黄总打电话,以证明他们不是“盲流”,是在深圳有正式工作单位的。黄总连夜就赶到了那家派出所,说明了情况,又替每人交了50元罚款,把人领了回来。但派出所的领导说: 你们必须办“暂住证”,不然到哪里都会被抓。就是你们呆在工厂和宿舍不出门,当地“治安队”也会进入你们租住的宿舍巡查。没有“暂住证”同样会被带走。一般的会送到“樟木头”遣送。

黄总也慌了:这要是把老员工都抓了,就算是工人好招,新员工得很长时间培训,费工费时不说,原材料浪费也很惊人啊!第二天,他就到了公司所在地的派出所,咨询员工们办理暂住证的事情。派出所户籍室民警告诉他:公司办理员工的暂住证,需要提供公司和员工在当地劳动局签署的“用工合同”及本人的身份证就可以了。要是个人办理,必须提供房主和个人签署的“房屋出租合同”和双方的身份证。这下麻烦了,我们公司和员工签署的“劳动合同”都是自制的,没经劳动局公正备案。

黄总知道我在老家曾经当过招聘警察,就找我商量。我想起内地的人员流动是出镇办理暂住证,管理比较松的是出县才办理。标准不一样,暂住证也都是各地自制的,五花八门。而深圳的暂住证是统一的,期限是一年。深圳人员流动性这么大,谁敢保证一年就在一个地方干?应该是每个派出所都可以办理,通用的。于是我就说:“我明天去派出所了解一下,看怎么办。”

第二天我找到浦长江,给他说了我们厂要办“暂住证”的事。他告诉我:如果手续都齐全没问题,在派出所照相就可以办理。但手续不齐的情况下,必须要搞手续费,请照相师傅上门服务。如果“跨镇办理”还比较麻烦,他可以帮忙办,那也得每张30元的照相手续费。我回来就如实给黄总做了汇报,黄总立即就做出决定:办!手续费公司出。员工只出300元的办证费。

我就叫人事在公告栏里出了《通知》,要求全体员工都办理“暂住证”,报名后公司先垫资,分三个月从员工工资中扣。否则一切后果自负。第一批报名的有108人。我叫财务万英将32400元放在她包里,另外3240元装在一个信封里。到派出所后,万英就将办证费32400元交给了派出所女户籍民警,开了收据。我当着万英的面将装有3240元的信封塞给了浦长江。

过了几天,浦长江就请了照相师傅到公司里给报名的员工照登记像。“物业保安”也上来帮忙了。我考虑到安全问题,也花330元办了一张。第二批办理的时候,公司也是先垫资,但30元的照相手续费公司不出了,要员工自己负担。

接下来,我的事情更多了——

那个帅帅的人事小伙被辞退了。原因是他在带这班老员工(师傅)从温州到深圳的途中,吃饭时多开了300多元的发票报销了。讲好了到深圳请这几个师傅吃饭,结果他不请了。这几个到深圳来的元老级师傅就在黄总面前告状。甚至说到要是不开除他,他们几个人就都辞工不干了!这些人要是走了就没师傅能带徒弟了。现在车间也就这么大,没必要大量招人。再说这时候的深圳是“人找厂不是厂找人”。人事的作用也不大,就是写个《通知》,一月换下员工上下班的纸卡,招工时叫员工填张《员工登记表》。也可能黄总认为这些工作我也可以兼起来吧,就把人事辞退了。  

就这样,我一个日夜守护在公司的保安,兼管后勤物业,还管人事行政。也就是说,拿着保安员几百元的工资,而干着人事行政经理的活。那时有人说我“傻”,我总是“呵呵”一笑了之。

其实,“吃亏是福”啊!第二年,我被任命为“人事行政部副主任”(当然,这是后话)。我还是拿着900元的保安工资,但什么活都干,无形中间提升了我在员工们心中的地位。本来员工大多都是十八九岁的中专毕业生,都很尊重我。也没人好意思叫我“保安”,看我做这么多事情,又不是领导,就有人变相地叫我“张叔”,也有调皮一点的叫我“按扣(uncle)”。一个人叫大家都跟着叫,从此“张叔”的名声就慢慢地在这个子公司叫响了,后来我到温州总部也有很多人叫我“张叔”。


(作者:张爱民 · 谷城)







上一篇:我的打工生涯 (四)

下一篇:探险的翅膀

襄阳商务网 | 襄阳 | 创业合作招商合作
襄阳商务网 www.xysww.com
地址:湖北襄阳襄城檀溪路18号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 邮编:441021
电话:0710-3512788  3366999  13607272288
400免费电话:4008520178
邮箱:759899098@qq.com
工信部备案号:鄂ICP备11006419号-1
公安备案号:42060202000006

 |   QQ:  |  地址:  |  电话:   |